行业资讯

这次疫情,对机器人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?

2020-02-18 19:50:44 aipaae 48

当前,全民抗“疫”的战况进入关键期,谈及现状,各行各业都已经在评估新冠肺炎疫情将要带来的影响,并尽早谋划应对之策。

  而对于机器人行业来说,这场突然其来的疫情,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影响?高工机器人也针对此采访了相关企业,跟大家聊聊当下疫情给机器人行业带来的的几个影响。抛砖引玉,也希望能够引起更多的讨论。

  对“节后复工”的影响

  疫情带来的最直接,也最现实的影响就是节后复工的延迟。

  对各大企业来说,返岗复工有“三个时间节点”可以参考:一是国务院调整后的2月3日;二是多数地方政府调整后的不早于2月9日;三是湖北政府调整后的不早于2月13日。

  根据高工机器人了解,目前绝大部分机器人企业的复工时间都在2月10日左右,特别是华东、华南以及北方一带企业,但以武汉库柏特等为代表的湖北企业目前的复工时间在2月14日之后,据库柏特创始人李淼称,库柏特的复工时间是在2月17日。

  当然,由于各地方政府对企业复工时间规定不一致,在这种情况下,也导致了企业全国性业务开展的困难,只能分区域、分工种和岗位,逐渐由“春节模式”恢复至“正常运营模式。”

  其次,因为各地疫情情况不同,特别是在广大农村和小城,很多地方都采取了相对封闭的“防疫”措施,交通阻隔、出行不便,年前返乡的员工中有相当一部分无法及时到岗;即便能够返城,按照相关规定,也要就地自我隔离观察一周或14天不等。在这种情况下,原本节后就容易出现的“用工荒”和“招人难”更是雪上加霜、难上加难了。

  梅卡曼德创始人邵天兰表示,终端客户不能正常组织复工带来的最直观的影响就是全行业的停摆,因为逐渐恢复正常还需要一小段时间,就会导致整个机器人行业,短期内的销售和回款受到冲击,实力强的企业问题不大,实力弱的小企业可能会有生死问题,并且这部分企业的比例不小。

  邵天兰也坦言,虽然梅卡曼德有非常充足的现金储备和比较充足的原材料储备,但是因为人员和货物流动较难,特别是出国受限,短期内也会有比较明显的影响。

  勃肯特董事长王岳超则表示,节后上班时间不确定,服务人员不敢出差,不可避免将导致项目的延期交付。

  针对如何使疫情损失降到最低的举措,山龙智控总经理曾雨权提出四点,可供行业借鉴:

  1.首先要确保员工的安全和健康。所以在疫情发生后,山龙智控就组成了疫情控制小组,对回乡过春节的同事进行登记。在春节期间反复叮嘱员工尽量呆家里,不要外出。对湖北籍返深的员工,要求在家自我隔离,未返深的等通知。

  2.年初八山龙智控就开启了网上办公,由各销售分点负责人告知公司延期开工的通知。由于疫情的情况,让客户提供修改后的销售计划,以免造成过多的积压库存。通知各主要的客户和主要的供应商。给大家信心,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形成利益共同体,共克时艰。

  3.安排制作教学视频,尽可能让客户能通过视频就能熟悉产品的使用操作。提供远程教学服务,减少现场服务。避免不必要的疫情传播风险。

  4.研发人员也安排在家办公,对过去一年的工作进行总结。对竞争对手产品分析以及怎么进一步提升产品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当然,也有很多其它企业在疫情爆发之后就采取了快速的应对措施。

  对“战略目标”的影响

  尽管对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不置可否,但当问及是否会下调2020年的战略目标的时候,被采访对象的回答大部分都是:不会。

  在王岳超看来,不会下调今年的战略目标的底气主要来自三个方面:一是年前勃肯特就有备货;二是,勃肯特从今年就开始了本地化服务,不需要人员出差;三是,从生产端来看,勃肯特智能工厂的自动化程度高,本来用人就不多,所以受到人员的影响也较小。

  而在邵天兰看来,虽然疫情让下游企业受到一定的影响,可能会缩减投资,但是从全年的尺度来看,他还是比较乐观:“我个人判断需求会延后,但是不会消失。”

  “我们首先必须要服从国家控制疫情的政策,没什么好讨价还价的。在这个前提下,怎么尽量减少客户的影响,最大的挑战还是人员和货物的流动问题。”邵天兰进一步指出,“我们内部也讨论了,如果有一些具备视觉支持、研发能力的中小企业,因为疫情导致暂时经营困难,我们可以考虑收购,达到共赢。”

  尽管身处疫情最严重的地区,但面对今年的战略目标,李淼并没有明确表示会下调目标,他只称市场波动了,肯定会变动优先级,变得更加聚焦,而库柏特接下来要聚焦的是医药行业,而相对地,食品行业的需求会减少一些。

  面对行业短期内将存在焦虑的预判,曾雨权认为因为现在大家都比较恐慌,物流和交通几乎处于瘫痪的状态,生产的排程和计划都因为疫情被延期了。“所以我们今年战略上可能会更聚焦,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一些公司的优势项目上。”

  对“行业格局”的影响

  埃华路总经理黎广信用了“太多未知,六神无主”八个字形容行业的焦虑,这场疫情给一些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黎广信认为,对有些应用应该是好事,例如无人叉车、服务机器人,可以说春天来了。对于工业机器人,可能不太妙,因为出口的影响,直接导致对装备投入的减少。

  也有观点认为这次疫情会加剧机器人行业洗牌,正如邵天兰所说,行业里抱团取暖,形成实力更强的企业,势在必行,中国机器人行业,各个细分,普遍都有小而散的问题,大家团结起来,优势互补,显得尤为紧迫。

  当然,面对疫情带来的影响,从长远来看,大部分人还是持乐观的心态,邵天兰表示,长期看,对机器人行业肯定是利好,因为机器人存在的目的就是减少人员,也减少了客户的用工风险。

 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曾雨权的佐证,他表示,从长远来看,对自动化行业不一定是坏事。“这次疫情的影响,可能会导致劳动密集型的企业迟迟不敢开工,因为人群聚集有传播的风险。这个疫情风波过后,可能各个生产厂家的自动化步伐会加快。”

  王岳超也表示,疫情的积极影响就是加速推动了“机器换人”的发展,如果工厂实现高度自动化,就可以有效应对节后的用工荒。

  疫情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缺少必胜的斗志以及求变创新的胆识。虽然挑战重重,困难重重,但只要坚定信念,总有转危为机的希望与路径。希望机器人行业能够携手并进,共克时艰!


首页
产品
新闻
联系